扬州取保候审律师
法律咨询热线

15952707788

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经济犯罪

工商联石油商会会长龚家龙涉经济犯罪被刑拘

2018年7月20日  扬州取保候审律师   http://www.yzqbhs.com/

  有人认为,龚家龙是整个民营企业家群体性格缺陷的缩影。

  天发集团因拥有全国民营石油商中惟一一个牌照齐全的石油类上市公司天发石油而声名显赫。

  北京消息天发集团董事长、被誉为“民营油企第一人”的全国工商联石油商会会长龚家龙日前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刑拘。而据目前得到的最新消息,湖北省公安厅已聘请了三家会计师事务所对龚家龙涉嫌经济犯罪的全部事实进行核查。他将要面对的是涉嫌挪用资金、职务侵占,涉嫌提供虚假财务报告,或者更为严重的涉嫌诈骗。

  欠9家银行29亿贷款

  2004年,因产业链运作过大,龚家龙一手经营起来的天发集团动用了流动资金,未能如期归还银行债务,与债主银行关系破裂,导致资金链断裂。2004年底,荆州市则以天发是国有企业的名义,收回了天发旗下最优质的资产——天颐科技。到2005年底天发集团净资产已变为负数,银行债务总额也上升到20多亿元。

  在此期间,天发集团屡屡挪用其控制的两家上市公司天颐科技、天发股份资金,导致此两家上市公司相继进入股市ST行列。

  公开信息显示,天发集团累计拖欠中国银行(5.43,0.49,9.92%)湖北省分行、农行荆州分行、建行荆州分行等9家银行多达29亿元贷款未还,天发集团及其附属子公司资产也已陆续抵押给各家银行。

  石油商会运作失败

  经过与政府一番博弈,2006年9月,荆州市最终认可了法律专家做出的“荆州市对天发集团没有投入资金,该公司注册时按国有独资注册,仅是有其名而无其实”的结论,着手摘掉天发集团的“红帽子”,恢复其民营企业的法律身份。据荆州市工商局的《公司变更通知书》称,天发集团的各个股东已将其股份的65%转让给了天发集团的创始人龚家龙,35%转让给了天发集团工会。

  与龚家龙相交10年的石油产业基金负责人崔新生认为,龚家龙忽略了荆州市政府摘掉天发集团的“红帽子”是本着出于方便天发集团战略重组、摆脱困境的考虑。而龚家龙从2004年就在着手转移天发的资产,这使得当地政府逐渐失去了对他的信任。

  2004年12月,在龚家龙推动下全国工商业石油商会成立。“身为会长的龚家龙深知这是一个安全着陆的机会,但他在商会的一套管理模式完全就是复制了一个‘小天发’,他要求每位副会长每年交6万会费,第二年不交就换新的副会长,但至今商会却并未给会员提供任何实惠,这使得商会在成立第二年原副会长大批离任,商会从里到外都成了天发的人。”石油商会一位原副会长告诉记者。该人士认为,因业界屡次对商会的质疑,最终使得龚家龙通过商会加快天发运作以摆脱困境的目的泡汤。

  重组天发直接翻车

  2005年,龚家龙又联合30多家民营石油企业在北京成立全国最大的民营石油联合企业———长联石油控股有限公司。

  “龚家龙打算通过长联石油来转移天发股权。因为长联石油没有成品油批发许可证、成品油零售许可证、成品油、燃料油进口许可证以及国内矿产勘探开发许可证,无法进行实质性的操作。”

  荆州市政府主导贝多恩集团与天发集团战略重组的同时,龚家龙却在2006年6月确认了一个新方案:以光彩49集团分别用1元的价格收购荆州市政府和龚家龙手中的天发集团股权,然后由光彩49集团将天发集团旗下的石油资产、石油运营牌照纳入长联;待光彩49集团接手天发集团后,雷曼兄弟公司将与湖北银行界商谈天发集团的债务重组。而龚家龙是光彩49的董事之一。

  “天发拥有的国内第3张成品石油经营牌照及相关设备,都是非常优良的资产。只要这些资源能正常发挥作用,天发集团未来仍然大有可为。”龚家龙告诉光彩49相关负责人。

  “这成了他直接翻车的导火线,光彩49的介入使得当地政府完全失去了对龚家龙的信任。”崔新生说。

  友人眼中的他是个“孤家寡人”

  “龚家龙本身是个好人、能人,是配得上‘民营油企第一人’这个称号的,但民营企业家存在的问题几乎集于他一身。”崔新生百感交集。

  “真的觉得很遗憾,毕竟都是很不容易地活到现在的民营油企……”刚上任的中国商业联合会成品油流通委员会会长赵友山听到龚家龙被刑拘的消息,忍不住叹息一声。赵友山,曾协助龚家龙打造石油商会,后因不满龚家龙本人的锋芒毕露和其对石油商会的独断专行而退会,并于2006年11月另立山头,创办中国商业联合会成品油流通委员会。

  而龚家龙早期一位朋友告诉记者,龚是一个对任何人都不信任的工作狂,这导致他少有真心朋友,只有早期时在其他领域有几位交心的好友,但因其后来沉迷于自己的“帝国”,龚家龙早已远离这些朋友,身边只剩下“听话的天发人”。崔新生曾因龚家龙当年的魄力、才能和勤奋好学对他肃然起敬,并一度成为龚家龙身边的高参,后来又因龚家龙愈演愈烈的自负、独断和信誉破产愤然与其决断。

  崔新生认为,包括光彩49在内,看中的只是天发资产尤其是石油牌照,而不是龚家龙本人。但崔新生也指出,龚家龙的问题在于对天发战略布局,在于个人经营能力不够,属于经营性犯罪或者说职务犯罪,并非个人问题。崔新生指出,龚家龙是整个民营企业家群体性格缺陷的缩影,应该引起民营企业家尤其民营油企的反省。